www.183222.com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183222.com >
宣威女警被再婚丈夫家暴打死
发布日期:2019-09-15 20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又一幕发生在家中的悲剧令人悲凉,一个曾经不顾世俗眼光而抛妻弃子的男人,终于迎娶来了自己爱慕的女子,最后却反目成仇,对女子施以暴力致其死亡。

  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们不得而知,但无论中间有多少不顺和过节,那也只是生活的磨砺,以暴力来解决问题,这样的男人无法得到谅解,更何况竟夺走自己妻子生命,那等待他的也就只剩法律的严酷。

  如果把一个人的一生比作一天的话,那么成年就应该是正午;而刘春雨的正午,不见阳光,总是阴郁的。这个“连风都能够吹倒”的宣威市公安局看守所女民警,不时在自己格调高雅的小区住宅内发出“救命”的惨叫。

  日前,宣威正遭受着1958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,昨日的宣威同样被火热的太阳炙烤,每个人都心烦气躁,看守所一个头发花白的民警一脸不耐烦的抱怨:“刘春雨?曾经有一个,这几天,没了!”一个大活人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

  据宣威警方的通报,8月20日凌晨1时许,刘春雨(1980年生,在宣威市公安局看守所工作)与丈夫毛发斌(1973年生,宣威市机动车驾驶培训学校管理人员)在家中因家庭矛盾发生吵打,吵打过程中刘春雨受伤,后被丈夫毛发斌送往宣威市中医院抢救,经医生确定已死亡。8月20日18时许,宣威市公安局依法对毛发斌刑事拘留。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宣威警方介绍:尸检已经完成,尸体也交给家属,后事怎么处理还得两家协商着来。

  刘春雨的老父亲怒不可遏,对家属要求说:人没了,尸体也不打算要了,让毛家把毛发斌交出来,一命偿一命。

  老人说的显然是悲愤的气话,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,自己重话都没舍得说一句,怎么会突然死了,而且是死于女婿毛发斌的手里。

  据了解,20日晚上,刘春雨的父母、宣威看守所的领导、宣威市机动车驾培学校的负责人都先后接到毛发斌打来的电话,他在电话中告知:和妻子刘春雨在家发生口角,升级打斗后,失手将刘春雨打伤,他第一时间将刘春雨背到中医院进行抢救,但因为刘春雨伤势过重,没来得及抢救已经停止呼吸。

  毛发斌在给亲人和领导的电话中介绍,当天晚上回家后发现门被反锁了,用钥匙打不开门的他只好大叫,但屋里的妻子刘春雨一直不应。一怒之下,毛发斌砸坏卫生间的通风口玻璃,从通风口处翻进家门,随即夫妻俩发生争吵。在争吵打斗中,刘春雨被其推倒,不小心撞到了床角,导致刘春雨意外受伤而死亡。

  事发后,毛发斌表现得很冷静,在向刘春雨父母和双方单位领导告知完事情经过后,就安静等待警方的调查处理。

  作为宣威市机动车驾培学校的工作人员,毛发斌虽然话不多,但曾经的同事认为其工作还算尽职,难以置信毛发斌竟然会对妻子下此毒手。

  毛发斌和刘春雨的家就在宣威的西宁山水间小区,作为宣威比较高档的住宅小区,“山水间”到处红花绿柳。小区门卫也颇自豪地说:这里面住的多是有钱人。

  昨日值班的两个门卫对毛发斌不甚清楚,但对刘春雨并不陌生,一门卫张口就背出刘春雨的车牌号:“她老公我们不清楚,女的每天都开车从这里经过,车牌号很好记,4567连着的,就是车子比较跛(注:差)。”

  刘春雨留给门卫的印象,不仅仅是这些,“这家老公经常打女的,听说有一次打得精(注:光)着屁股跑出来,找到隔壁的西宁派出所报案,没想到这次被打死了。”一个门卫说。而警方的说法则是“穿着睡衣跑到西宁派出所报案”。

  受访的小区居民似乎对刘春雨的死并不惊讶,只是一个劲地问:“何时死的?”“死在哪里?”

  穿过小区的小桥流水,刘春雨的家在小区一栋单元房的4楼,门口的鞋架上横七竖八放着几双女式鞋子,上面有灰尘和污垢。而门上的大红“喜”字被一个倒着的“福”遮得只剩边角,门道的卫生间百叶窗大大咧咧开着。据知情人透露,案发当晚,毛发斌就是打破该扇百叶窗,从这个通风口进了家门。

  对门的邻居对刘春雨的死并没有多少意外,告诉记者说这家屋里经常传来女主人的“救命”声。“一是关系一般,二是夫妻间的事我们也不好过问,没去劝过架,但能听得到女的被人从外拖到里,比打外人还狠毒。”邻居难以置信的说。

  这些关在门里的家庭暴力,大家多是猜想,但邻居们也确实亲眼目睹了夫妻俩的家暴场面。那是去年的一个下雨天,刘春雨家再起硝烟,抵挡不住的刘春雨将襁褓中的孩子送到2楼的邻居家庇护,自己再次返回家中,邻居们亲眼看到毛发斌将妻子按倒在地,拖着头在楼道间左冲右撞,最后妻子挣脱后冒雨逃跑才告终。

  因为毛发斌特殊的家庭现象,邻居们和其少有往来,除了家里不时发出的惨叫,一个邻居也觉得这对夫妇很奇怪:“这家人怪得很,女人开的车脏得不行,有时候不仅车窗不关,连车门都不关,就将车丢在楼下。”

  一位男邻居也接话说:“男的是二婚,还带个孩子,这种组合家庭关系复杂得很。”

  世间最难说清的就是感情,很多人也难以想象有着稳定工作的刘春雨为何会选择比自己大7岁,还是有妇之夫的毛发斌。

  毛发斌从部队退伍后,以事业编制的身份进了宣威公安系统,先后在海岱、东山、双河派出所工作。

  毛发斌在东山派出所工作期间,和刘春雨相遇了,这个刚从警校毕业的瘦高女民警,有着80后女孩特有的冲劲,话比较多,也很有主见,深得大家喜欢。而毛发斌也喜欢上了这个派出所的新女警,哪怕自己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。

  敢爱敢恨的刘春雨也喜欢上了这个话不多,用宣威市机动车驾驶培训学校工作人员的话来说“好得很”的已婚男人。

 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,两人的地下恋情很快被毛发斌的妻子知晓,并不好惹的妻子跑到派出所大闹一番,刘春雨没少被毛妻辱骂。

  并不甘心的毛发斌妻子又将两人的事上告到单位领导,要求领导主持公道。相关领导在核实清楚后,为了稳定家庭,将刘春雨调离东山派出所。但随后毛发斌和妻子离婚了,一个儿子也判给了他。

  很快,毛发斌和刘春雨正式结婚。分管领导考虑到职工长期分居并不利于家庭和睦,遂在将刘春雨调至市看守所后,也将毛发斌调至宣威市机动车驾驶培训学校。

  “清官难断家务事,夫妻俩的事怎么说得清,他们是头天晚上打,第二天就挽着手在街上逛,你说外人还有什么话说。”多位同事说过同样的话。

  也有同事分析,在这样的小县城,十年前一个有工作的黄花闺女要嫁给一个离异男人,背后还是顶着很大压力的,婚后就算不和,但想着当初结合的不易,也会选择容忍。

  刘春雨的妹妹也表示,虽然是亲姐姐,但各人有各人的工作,也很少到姐姐家去,很多具体情况并不清楚。

  “供个大学生不容易,虽然一家人都接受不了这个现实,但人死不能复生,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孩子,那毕竟是姐姐留下来的骨肉,我们这边还是想由我们来把孩子抚养大。”刘春雨的妹夫表示说。

  再没有比家庭暴力更无奈的事,不管是亲人,还是同事,说到刘春雨,大家都是“没有办法”,“人家是夫妻,不好管”。一纸结婚证,似乎赋予了丈夫合法施暴的权力?

  只要还没离婚,只要不把人打死,丈夫就尽可以接着打?而无奈的是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:“虐待家庭成员,情节恶劣的,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使被害人重伤、死亡的,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”

  一个生命和七年有期徒刑显然是不对等的,好在刑法解释也强调:虐待罪行为具有长期性和连续性特点,但并非具有这种特点的行为只能定虐待罪。如果伤害后果是某一次行为“单独”造成的,尽管之前行为具有连续性,但此时如果同时构成虐待罪和故意伤害罪的,应以法定刑较重的故意伤害罪追究。

 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: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人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;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”

  这极端的爱,已经失衡,对妻子的爱慕最终却演变为暴力乃至杀戮,现在,该接受法律的惩罚了。(刘霞)

 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本网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云南分社观点。www.373741.com无须大惊小怪。

友情链接:

Power by DedeCms